没有如意的生活,只有看开的人生

浏览:1566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3日

「来源: |品书论道 ID:psld7890」

来源 | 洞见 ID:DJ00123987

洛爷? 韩修咽了咽口水,彻彻底底的震惊住了。 然后诗诗也是,其他三个女孩子更是如此。 自己的老师就是洛爷? 洛爷居然真的跑来当老师了,还是他们的班主任? 韩修等人这小子脑海一片空白,简直震撼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了。 而刀疤在听见这句话之后,忽然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惧。 洛尘却把刀疤松开了,直接丢在了地上。 “这五个人,我的学生!”洛尘黑着脸指了指韩修和诗诗几个人。 洛尘把这句话说出来,那么几乎不用再说明什么情况了。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而广坤又是道上的人,更加知道怎么回事。 “洛爷,我” “啪~” 洛尘冷着脸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广坤的脸上。 但是广坤非但没有多说什么,反而是暗自松了一口气,几天自己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,因为洛尘既然打了自己一巴掌,那就说明至少不会杀自己了。 而且这一巴掌的确是自己应该挨的,因为这是自己的地盘,自己的场子。 不管什么原因,自己的人动了洛爷的学生,这是事实,幸亏没出大事,不然广坤今天真的怀疑能不能走出这里了。 “清人!” 哗啦一下子,所有人全部出去了,到大门外了,但是刀疤等六人肯定被留下了。 洛尘扯掉一片窗帘撕开,递给了诗诗几个女生。 “洛,洛,” 诗诗是不知道该叫洛老师合适还是洛爷合适,现在她面对洛尘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淡定,更多的是紧张。 “叫老师吧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。”洛尘柔声道,对自己的学生,洛尘真的算是比较柔和了。 “洛老师,谢谢你。”诗诗接过窗帘裹在身上。 “学生你们也敢动?”洛尘这话不是对刀疤说的,而是对广坤说的。 广坤又下了一跳,急忙开口解释道。 “洛爷,这事儿我真不知道,虽然我这个场子不干净,但是学生我真没让人去碰,毕竟我也有孩子在读书。” 广坤站在一旁有些后怕。 惹谁不好,居然他妈的惹到了洛尘的学生,这他妈真是找死。 而且差点就把自己也害死了。 “行了,诗诗,你们先出去一下。”洛尘开口道,显然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让诗诗他们看到。 然后几个女生很听话的走出去了,韩修爬起来,然后也准备出去的。 但是洛尘叫住了他。 “韩修,你留下,给你上堂课。”洛尘淡淡的开口道。 “饶命,洛爷,求求你饶命!”刀疤等人还意识不到是什么意思,那就真的是傻子了。 但是洛尘没有开口。 诗诗等人在外面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,洛尘带着韩修出来了。 “行了,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,记着,以后我的学生要是在这一片出了问题,我拿你是问!” “是,是,洛爷。”广坤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。 而韩修有些失魂落魄的跟在洛尘后面。 诗诗不敢跟洛尘说话,但是却给韩修递了一个眼神。 然后悄悄的指了指二楼的包厢。 韩修点点了头,诗诗脸色一片煞白。 那几个人死了? 是的。 毫无疑问! 走出大门,看着依旧失魂落魄的韩修,洛尘递了一支烟给韩修,然后拍了拍韩修的肩膀。 “记着,你心里向往和崇拜的东西,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,老师教不了你别的,只能教你做人,怎么做个好人!”洛尘拍了拍韩修的肩膀。 洛尘原本似乎还打算说点什么的,但是洛尘忽然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,这倒不是洛尘的电话又响了,而是洛尘怀里的一张叠成三角形的纸符开始发烫了 这张纸符是洛尘自己炼制的,而且不止这一张,还有一张,在安灵雨身上。 这纸符没啥大用处,但是却是类似于蛊术里面子母连环虫,一旦安灵雨那边发生危险,那么这张纸符就会发烫,现在纸符发烫了。 那么肯定是安灵雨那边出事了。 “广坤,把他们送回学校。” 广坤刚要回答,但是洛尘的踪影已经不见了。 韩修愣了愣,然后有些发呆。 现在他知道,自己的行为和之前的想法到底有多幼稚! 其实之前,说实话,他是真的看不起洛老师,甚至还想找自己老大去收拾洛老师。 幸好那天运气好,洛尘有事先走了,不然可就闹大发了。 自己老大的老大,在洛尘面前就跟一条狗一样的,连句狠话都不敢说,自己居然还看不起洛老师? 而且万万没想到,自己最崇拜的洛爷,居然就是洛老师。 居然每天都在自己的面前。 “韩修,我们之前是不是太过分了?或者说太幸运了?”诗诗也一阵后怕。 直到今晚,他们才知道自己老师的真面目,而之前却一直跟那样的人物做对,简直就是在找死!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,为什么刘子文的父亲能够被叫过来了,也是现在才明白,为什么叶圣涛被打的那样惨了。 因为人家就是通州传说中洛爷啊! 他们最崇拜的偶像! 估计洛尘也跟他们的家长表露过,不要暴露他的身份,要不是今晚因为意外,他们可能还被蒙在鼓里的。 “回头赶紧跟洛老师去道歉吧,我的妈呀,想想这几天我跟洛老师做对,我还能活着,我就觉得自己太幸运了。”韩修咂了咂舌道。 这简直太可怕了。 知道自己的班主任是谁后,一个个的那点小骄傲,也跟着瞬间破碎了。 在洛爷面前,叶正天都没那么狂,他们这群人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一直在老虎面前瞎转悠。 而郁金香女生宿舍内,其实今天大多数学生都回家了,宿舍因此显得安静和空荡荡的。 安灵雨的宿舍自然也就剩下安灵雨一个人了,以往安灵雨都会捧着一本恐怖小说然后看着入睡。 不过今天晚上恰恰相反,安灵雨的宿舍很热闹,五六个穿着睡衣的女生聚在一起,然后关掉灯,点上蜡烛,居然在玩碟仙。 安灵雨一伙人本来已经玩到了最后关头,然后气氛本来就很吓人和诡异。 “请碟仙” “嘭!”这个时候,安灵雨宿舍的大门忽然砰地一声被撞开了。洛爷? 韩修咽了咽口水,彻彻底底的震惊住了。 然后诗诗也是,其他三个女孩子更是如此。 自己的老师就是洛爷? 洛爷居然真的跑来当老师了,还是他们的班主任? 韩修等人这小子脑海一片空白,简直震撼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了。 而刀疤在听见这句话之后,忽然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惧。 洛尘却把刀疤松开了,直接丢在了地上。 “这五个人,我的学生!”洛尘黑着脸指了指韩修和诗诗几个人。 洛尘把这句话说出来,那么几乎不用再说明什么情况了。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而广坤又是道上的人,更加知道怎么回事。 “洛爷,我” “啪~” 洛尘冷着脸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广坤的脸上。 但是广坤非但没有多说什么,反而是暗自松了一口气,几天自己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,因为洛尘既然打了自己一巴掌,那就说明至少不会杀自己了。 而且这一巴掌的确是自己应该挨的,因为这是自己的地盘,自己的场子。 不管什么原因,自己的人动了洛爷的学生,这是事实,幸亏没出大事,不然广坤今天真的怀疑能不能走出这里了。 “清人!” 哗啦一下子,所有人全部出去了,到大门外了,但是刀疤等六人肯定被留下了。 洛尘扯掉一片窗帘撕开,递给了诗诗几个女生。 “洛,洛,” 诗诗是不知道该叫洛老师合适还是洛爷合适,现在她面对洛尘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淡定,更多的是紧张。 “叫老师吧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。”洛尘柔声道,对自己的学生,洛尘真的算是比较柔和了。 “洛老师,谢谢你。”诗诗接过窗帘裹在身上。 “学生你们也敢动?”洛尘这话不是对刀疤说的,而是对广坤说的。 广坤又下了一跳,急忙开口解释道。 “洛爷,这事儿我真不知道,虽然我这个场子不干净,但是学生我真没让人去碰,毕竟我也有孩子在读书。” 广坤站在一旁有些后怕。 惹谁不好,居然他妈的惹到了洛尘的学生,这他妈真是找死。 而且差点就把自己也害死了。 “行了,诗诗,你们先出去一下。”洛尘开口道,显然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让诗诗他们看到。 然后几个女生很听话的走出去了,韩修爬起来,然后也准备出去的。 但是洛尘叫住了他。 “韩修,你留下,给你上堂课。”洛尘淡淡的开口道。 “饶命,洛爷,求求你饶命!”刀疤等人还意识不到是什么意思,那就真的是傻子了。 但是洛尘没有开口。 诗诗等人在外面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,洛尘带着韩修出来了。 “行了,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,记着,以后我的学生要是在这一片出了问题,我拿你是问!” “是,是,洛爷。”广坤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。 而韩修有些失魂落魄的跟在洛尘后面。 诗诗不敢跟洛尘说话,但是却给韩修递了一个眼神。 然后悄悄的指了指二楼的包厢。 韩修点点了头,诗诗脸色一片煞白。 那几个人死了? 是的。 毫无疑问! 走出大门,看着依旧失魂落魄的韩修,洛尘递了一支烟给韩修,然后拍了拍韩修的肩膀。 “记着,你心里向往和崇拜的东西,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,老师教不了你别的,只能教你做人,怎么做个好人!”洛尘拍了拍韩修的肩膀。 洛尘原本似乎还打算说点什么的,但是洛尘忽然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,这倒不是洛尘的电话又响了,而是洛尘怀里的一张叠成三角形的纸符开始发烫了 这张纸符是洛尘自己炼制的,而且不止这一张,还有一张,在安灵雨身上。 这纸符没啥大用处,但是却是类似于蛊术里面子母连环虫,一旦安灵雨那边发生危险,那么这张纸符就会发烫,现在纸符发烫了。 那么肯定是安灵雨那边出事了。 “广坤,把他们送回学校。” 广坤刚要回答,但是洛尘的踪影已经不见了。 韩修愣了愣,然后有些发呆。 现在他知道,自己的行为和之前的想法到底有多幼稚! 其实之前,说实话,他是真的看不起洛老师,甚至还想找自己老大去收拾洛老师。 幸好那天运气好,洛尘有事先走了,不然可就闹大发了。 自己老大的老大,在洛尘面前就跟一条狗一样的,连句狠话都不敢说,自己居然还看不起洛老师? 而且万万没想到,自己最崇拜的洛爷,居然就是洛老师。 居然每天都在自己的面前。 “韩修,我们之前是不是太过分了?或者说太幸运了?”诗诗也一阵后怕。 直到今晚,他们才知道自己老师的真面目,而之前却一直跟那样的人物做对,简直就是在找死!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,为什么刘子文的父亲能够被叫过来了,也是现在才明白,为什么叶圣涛被打的那样惨了。 因为人家就是通州传说中洛爷啊! 他们最崇拜的偶像! 估计洛尘也跟他们的家长表露过,不要暴露他的身份,要不是今晚因为意外,他们可能还被蒙在鼓里的。 “回头赶紧跟洛老师去道歉吧,我的妈呀,想想这几天我跟洛老师做对,我还能活着,我就觉得自己太幸运了。”韩修咂了咂舌道。 这简直太可怕了。 知道自己的班主任是谁后,一个个的那点小骄傲,也跟着瞬间破碎了。 在洛爷面前,叶正天都没那么狂,他们这群人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一直在老虎面前瞎转悠。 而郁金香女生宿舍内,其实今天大多数学生都回家了,宿舍因此显得安静和空荡荡的。 安灵雨的宿舍自然也就剩下安灵雨一个人了,以往安灵雨都会捧着一本恐怖小说然后看着入睡。 不过今天晚上恰恰相反,安灵雨的宿舍很热闹,五六个穿着睡衣的女生聚在一起,然后关掉灯,点上蜡烛,居然在玩碟仙。 安灵雨一伙人本来已经玩到了最后关头,然后气氛本来就很吓人和诡异。 “请碟仙” “嘭!”这个时候,安灵雨宿舍的大门忽然砰地一声被撞开了。洛爷? 韩修咽了咽口水,彻彻底底的震惊住了。 然后诗诗也是,其他三个女孩子更是如此。 自己的老师就是洛爷? 洛爷居然真的跑来当老师了,还是他们的班主任? 韩修等人这小子脑海一片空白,简直震撼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了。 而刀疤在听见这句话之后,忽然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惧。 洛尘却把刀疤松开了,直接丢在了地上。 “这五个人,我的学生!”洛尘黑着脸指了指韩修和诗诗几个人。 洛尘把这句话说出来,那么几乎不用再说明什么情况了。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而广坤又是道上的人,更加知道怎么回事。 “洛爷,我” “啪~” 洛尘冷着脸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广坤的脸上。 但是广坤非但没有多说什么,反而是暗自松了一口气,几天自己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,因为洛尘既然打了自己一巴掌,那就说明至少不会杀自己了。 而且这一巴掌的确是自己应该挨的,因为这是自己的地盘,自己的场子。 不管什么原因,自己的人动了洛爷的学生,这是事实,幸亏没出大事,不然广坤今天真的怀疑能不能走出这里了。 “清人!” 哗啦一下子,所有人全部出去了,到大门外了,但是刀疤等六人肯定被留下了。 洛尘扯掉一片窗帘撕开,递给了诗诗几个女生。 “洛,洛,” 诗诗是不知道该叫洛老师合适还是洛爷合适,现在她面对洛尘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淡定,更多的是紧张。 “叫老师吧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。”洛尘柔声道,对自己的学生,洛尘真的算是比较柔和了。 “洛老师,谢谢你。”诗诗接过窗帘裹在身上。 “学生你们也敢动?”洛尘这话不是对刀疤说的,而是对广坤说的。 广坤又下了一跳,急忙开口解释道。 “洛爷,这事儿我真不知道,虽然我这个场子不干净,但是学生我真没让人去碰,毕竟我也有孩子在读书。” 广坤站在一旁有些后怕。 惹谁不好,居然他妈的惹到了洛尘的学生,这他妈真是找死。 而且差点就把自己也害死了。 “行了,诗诗,你们先出去一下。”洛尘开口道,显然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让诗诗他们看到。 然后几个女生很听话的走出去了,韩修爬起来,然后也准备出去的。 但是洛尘叫住了他。 “韩修,你留下,给你上堂课。”洛尘淡淡的开口道。 “饶命,洛爷,求求你饶命!”刀疤等人还意识不到是什么意思,那就真的是傻子了。 但是洛尘没有开口。 诗诗等人在外面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,洛尘带着韩修出来了。 “行了,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,记着,以后我的学生要是在这一片出了问题,我拿你是问!” “是,是,洛爷。”广坤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。 而韩修有些失魂落魄的跟在洛尘后面。 诗诗不敢跟洛尘说话,但是却给韩修递了一个眼神。 然后悄悄的指了指二楼的包厢。 韩修点点了头,诗诗脸色一片煞白。 那几个人死了? 是的。 毫无疑问! 走出大门,看着依旧失魂落魄的韩修,洛尘递了一支烟给韩修,然后拍了拍韩修的肩膀。 “记着,你心里向往和崇拜的东西,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,老师教不了你别的,只能教你做人,怎么做个好人!”洛尘拍了拍韩修的肩膀。 洛尘原本似乎还打算说点什么的,但是洛尘忽然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,这倒不是洛尘的电话又响了,而是洛尘怀里的一张叠成三角形的纸符开始发烫了 这张纸符是洛尘自己炼制的,而且不止这一张,还有一张,在安灵雨身上。 这纸符没啥大用处,但是却是类似于蛊术里面子母连环虫,一旦安灵雨那边发生危险,那么这张纸符就会发烫,现在纸符发烫了。 那么肯定是安灵雨那边出事了。 “广坤,把他们送回学校。” 广坤刚要回答,但是洛尘的踪影已经不见了。 韩修愣了愣,然后有些发呆。 现在他知道,自己的行为和之前的想法到底有多幼稚! 其实之前,说实话,他是真的看不起洛老师,甚至还想找自己老大去收拾洛老师。 幸好那天运气好,洛尘有事先走了,不然可就闹大发了。 自己老大的老大,在洛尘面前就跟一条狗一样的,连句狠话都不敢说,自己居然还看不起洛老师? 而且万万没想到,自己最崇拜的洛爷,居然就是洛老师。 居然每天都在自己的面前。 “韩修,我们之前是不是太过分了?或者说太幸运了?”诗诗也一阵后怕。 直到今晚,他们才知道自己老师的真面目,而之前却一直跟那样的人物做对,简直就是在找死!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,为什么刘子文的父亲能够被叫过来了,也是现在才明白,为什么叶圣涛被打的那样惨了。 因为人家就是通州传说中洛爷啊! 他们最崇拜的偶像! 估计洛尘也跟他们的家长表露过,不要暴露他的身份,要不是今晚因为意外,他们可能还被蒙在鼓里的。 “回头赶紧跟洛老师去道歉吧,我的妈呀,想想这几天我跟洛老师做对,我还能活着,我就觉得自己太幸运了。”韩修咂了咂舌道。 这简直太可怕了。 知道自己的班主任是谁后,一个个的那点小骄傲,也跟着瞬间破碎了。 在洛爷面前,叶正天都没那么狂,他们这群人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一直在老虎面前瞎转悠。 而郁金香女生宿舍内,其实今天大多数学生都回家了,宿舍因此显得安静和空荡荡的。 安灵雨的宿舍自然也就剩下安灵雨一个人了,以往安灵雨都会捧着一本恐怖小说然后看着入睡。 不过今天晚上恰恰相反,安灵雨的宿舍很热闹,五六个穿着睡衣的女生聚在一起,然后关掉灯,点上蜡烛,居然在玩碟仙。 安灵雨一伙人本来已经玩到了最后关头,然后气氛本来就很吓人和诡异。 “请碟仙” “嘭!”这个时候,安灵雨宿舍的大门忽然砰地一声被撞开了。

人生多歧路,唯有多看开。

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诵读美文

杨绛先生曾写过一段话:

“乌云蔽天的岁月是不堪回首的,可是停留在我记忆里不易磨灭的,倒是那一道含蕴着光和热的金边。”

回首杨绛的一生,充满坎坷和曲折。

但她却始终保持一颗从容淡定的心,去接纳全部的遭遇。

从她的经历中,或许我们会明白,在这个世上,没有如意的生活,只有不断看开的自己。

01

失意背后,有诗意

有一句话说: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之八九。

人的一生,难免会有一些时乖运蹇的时刻,也难免有一些苦不堪言的经历。

一个豁达的人,纵有再多困难,不轻易沮丧;纵遇再多麻烦,也不轻易感伤。

从1966年起,杨绛进入了漫长的人生低谷期。

那时,被剃掉了半边头发。

但她却并没有因为这个感到烦恼,反而灵机一动,回家把女儿钱媛曾经剪下来的大辫子,用来做了一顶好看的假发,戴在头上大大方方地出门。

甚至她还打趣说,小时候羡慕弟弟剃光头,洗脸可以连带洗头,这会我至少也剃了半个头,羡慕的事早晚会实现。

她种菜时,已年近六十了。

但她白天在看管菜园时,会忙里偷闲,利用这个时间,坐在小马扎上,用膝盖当写字台,看书或写东西。

当时与杨绛一同下放的同伴回忆:“你看不出她忧郁或悲愤,总是笑嘻嘻的,说这段时期对我最大的教育就是与群众打成一片。”

就是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,杨绛完成了八卷本《堂吉诃德》的翻译。

《菜根谭》里有一句话:

“众人以顺境为乐,而君子乐自逆境中来。”

真正能打垮一个人的,往往不是糟糕的经历,而是糟糕的心态。

一味咀嚼生活中的苦和难,只会让你越来越不堪其重。

常怀一颗乐观心,笑对跌宕人生,再难熬的坎,也能找到一丝甜,再难过的关,也能找到一处乐。

02

境遇背后,藏境界

《论语》里有一段话。

子贡问孔子:有没有哪一个字,是可以用来终身奉行的?

孔子说,那就是“恕”。

许多时刻,面对他人的诋毁和伤害,我们常常想还以打击或报复。

但真正有修养的人,不仅在逆境中能放下恩怨,更能不计前嫌,去拉他人一把,扶他人一步。

杨绛曾经有一位同事叫冀元璋。

那时,他在农村,有一个躺在病榻的父亲,还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妻子,每月全靠他的工资过活,他倒下后,家中生活难以为继。

杨绛知道后,不仅没有幸灾乐祸,反而选择了原谅,甚至坚持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钱,每月往他家里寄,帮助他度过难关。

因为她始终愿意相信,冀元璋或许并非有意伤害自己,不过是当时形势迫不得已罢了。

同时,她也不愿意将这样的仇恨一直埋在心里,既为难他人,也折磨了自己。

想起复旦大学陈果教授曾说过一句话:

“如果你在自己最失落的时候,最潦倒的时候,最无人能理解的时候,还能保持一份豁达,一份涵养,一份风度,这才是真正见你修养的真功夫。”

人生海海,在潮起潮落间,难免会与他人结下所谓的仇与怨。

但能及时放下,是一种大气,能摆渡他人,更是一种格局。

03

强撑背后,是强大

曾有一句话说:

“有时候,我们不得不坚强,于是乎,在假装坚强中,就真的越来越坚强。”

我们曾以为,人生中有很多迈不过的坎,翻不过的难。

但慢慢地你会发现:

吃过的苦,尝过的痛,终将让你学会承担。

受过的伤,流过的泪,也终将让你变得强大。

1997年,杨绛的女儿钱瑗,因病去世。

随后不久,丈夫钱钟书也相继去世。

从此以后,她彻底成了一个孤寡老人。

那时,有一位女士去看望她,进门还没说话,看到杨绛孤独一人,禁不住悲从中来,拉着杨绛的手开始痛哭。

88岁的杨绛反过来安慰她:

“你比钱瑗小四岁吧,傻孩子,我都挺过来了,你还这样哀伤?你不懂呀,如果我走在女儿和钟书前面,你想想,钱瑗、钟书受得了吗?所以,这并不是坏事,你往深处想想,让痛苦的担子由我来挑,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?”

苦难可以压垮一个人,压不垮一颗强大的心。

此后的18年中,杨绛深居简出,几乎每天待在家里整理丈夫钱钟书的书稿。

后来有记者去采访她,原本以为她会很孤独。

她却幽默地说:

“我现在要做的事很多,那么多的事只有我一个人来做,我现在是‘绝代家人’。这个‘家’是家庭的‘家’,不是‘绝代佳人’,我没有后代,我不去做就没人能做了。”

或许杨绛心里已经承受了足够多的苦和痛,才会有这般的豁达和洒脱。

只要还活着,她就要再尽一份力,发一分光。

思想家塞涅卡曾说一句话:

“我们何必为生命的片段而哭泣,我们全部的人生都催人泪下。”

人这一生,有许多无能为力的时刻。

不知何时来的生离,不知何时有的死别,不知何时会降临的未知和意外。

但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

一个人的格局,往往就是在诸多的痛苦中,逐渐被撑起来的。

杨绛先生曾说:

“每个人都会有一段异常艰难的时光,生活的压力,工作的失意,学业的压力,爱的惶惶不可终日。挺过来的,人生就会豁然开朗;挺不过来的,时间也会教你,怎么与它们握手言和,所以不必害怕的。”

人生多歧路,唯有多看开。

保持一颗乐观的心:

在困难和不幸中,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。

在挫折和痛苦中,绝处逢生,修炼自身。

你始终要相信,打不倒你的,终将让你更强大。

主营产品:电脑包,化妆包、化妆箱、梳妆盒,手机保护套/保护壳,钱包,家用购物篮、袋、车,收纳袋、真空压缩袋,卡包、卡套,帆布袋,吊粒、吊牌,笔袋,时尚休闲包